欢迎访问大成历史网!微信公众号:dclsw

朱温是怎样的帝王?为何狡诈奸猾,风流成性?

时间:2019-03-24 20:47:43编辑:浮泊凉

说起历史上流氓皇帝有很多,但是要说第一流氓皇帝那就非后梁太祖朱温莫属了。当然,朱温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毛泽东曾经评价他说:“朱温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比曹操还要狡猾,可见,朱温奸狡猾流到了何等地步?

朱温是宋州砀山人,兄弟三人中排行老三。朱温还未成年时,父亲便去世了,朱母只好带着三个孩子到萧县地主刘崇家当佣工,朱母给刘家织布洗衣服,老大、老二放牛种田,朱温放猪。这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放猪的孩子以后会成为后梁的开国之君。

朱温从小爱使枪弄棒,蛮勇凶悍,时常在乡里惹事生非,所以乡亲们很讨厌他。因为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所以朱温深得母亲宠爱,但是在寄人篱下、低人一等的环境中,他却不安分守己,朱母又少不了经常斥责他,恨他不争气。在母亲面前,既被宠爱又被斥责;在主人刘崇面前,既受人白眼又被责打,这样的生长环境自然而然养成了朱温狡猾奸诈的品性。而后来当他投身于天下群雄争霸的滚滚洪流中去之时,狡猾立即变成了韬略,奸诈立即便成了智谋。于是,这个草根青年得以在险恶的环境中屡屡获胜,直至最后成全了他的帝业。

朱温年轻的时候十分喜欢打猎,也正是因为喜欢打猎才使他喜结良缘。一天,他和二哥朱存在宋州郊外打猎,偶然巧遇前往龙元寺进香还愿的大家闺秀张惠。这张惠是宋州刺史张蕤的女儿,温柔贤惠,聪明美丽,正可谓名如其人。朱温对张惠一见倾心,便对二哥说:“汉光武帝曾经说过‘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如阴丽华’,当日阴丽华也不过如此,而我未尝不可以成为汉光武帝呢?

总有一天,我非把张府之女娶为妻子不可。”朱存讥笑弟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不量力,对朱温的这番大话并没有太当回事。但谁也没有想到,当时一无所有、一无所成的穷小子,日后不仅如愿以偿地娶到了张惠为妻,而且对这位大家闺秀既宠爱又惧怕,以至成为一段千古传奇的佳话。

唐朝僖宗乾符二年,即公元875年,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黄巢起义,时年二十六岁的朱温与二哥朱存一起参加了农民起义军。不久,朱温凭着身强体壮,作战勇敢,冲锋陷阵,屡传捷报,很快就在军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起义军首领黄巢心腹将领。

参加起义军后,朱温念念不忘梦中情人张惠,因此,他并不像其他农民军将领一样任意将掳来的良家女子作为自己的妻房。为了再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他甚至怂恿黄巢出兵攻打宋州。不料宋州刺史张蕤早已离任,后任刺史坚守城池,再加上官兵援军四至,农民起义军无功而返。

黄巢攻下长安建立大齐政权后,委任朱温为同州防御使。然而,就在此时,他与因父母双亡而沦为难民的张惠意外相逢。当时,张惠流落到同州为朱温部下所掠取,见她美貌出众,部下便把她进献给了朱温。朱温认出了眼前的女子就是张惠后,不禁欣喜若狂,但张惠却根本不认识朱温。当她得知朱温是自己的同乡,而且在数年前就对自己倾心不已、一直念念不忘以至于至今未娶时,不禁十分感动。朱温趁机嘘寒问暖,提出要娶张惠为妻。此时的张惠正处在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境地,见到朱温确实是真情一片,自然不能拒绝。

为了表示隆重,朱温还千辛万苦地寻访到张惠的族叔,并按照古礼三媒六聘,择吉成婚。可见他对这门亲事是何等看重。虽然这桩婚事一时传为奇谈,但有些反对农民起义军的人对这桩婚姻持反对态度,更有人专门写了一首打油诗来嘲讽说:“居然强盗识风流,淑女也知赋好逑。试看同州交拜日,鸣风竟尔配啾鸠。”

有人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必定有一位贤惠的女人,而张惠就是帮助朱温成就帝业那个贤惠的女人。也正是由于颇有政治才能的张惠的帮助,才让朱温成为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草根皇帝之一。

唐昭宗天佑元年,即公元904年,张惠病重。当时唐室大权尽归朱温,朱温正要逼迫昭宗禅位,得知张惠病危的消息,遂连夜兼程赶回汴京。张惠当时已是瘦骨如柴,昏迷不醒,朱温不禁痛哭失声。

张惠被哭声惊醒,勉强睁开眼睛,看见朱温立在榻前,悲咽难言。朱温紧紧握住爱妻的手,更是悲痛万分。当张惠得知朱温要登皇帝大位之时,便长叹一口气,用尽全身气力说:“夫君既有鸿鹄之志,非妾所宜知,但妾有一言,就是夫君英武过人,其他的事都不可虑,只有‘戒杀远色’四字,恳请夫君随时注意,妾死也瞑目。”张惠说罢便撒手人寰,悄然离世。朱温当即痛哭不止,伤心欲绝。为了表示对张惠的怀念和尊重,朱温登上帝位后,便追封张惠为元贞皇后。

其实,朱温一生杀人如草芥,决非开创基业的明君,这样的人绝不会长久,他之所以一段时间内在北方纵横无敌,除天时、地利外加运气好外,张惠对其残暴性格的克制未尝不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一个残暴如豺的枭雄人物,竟然为一个纤纤弱女子所制服,这不能不让人惊叹,不能不说是传奇。

天佑四年,即公元907年,五十六岁的朱温在一班亲信的策划下,废掉了唐哀帝,自立为帝,国号为梁,是为梁太祖。当上皇帝的朱温始终改不掉农民本色和草寇习气,经常在宫中为所欲为。